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资讯 >

“白头翁”大厨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31 04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?楚建锋

年逾九旬的父亲,是我家厨房里的“白头翁”。他数年如一日,一日三餐,变换花样,虽都是粗茶淡饭,家乡口味,但,吃得妈妈和我,暖在胃里,甜在心头。

父亲成为大厨,最初是出于“赶鸭子上架”。

因为母亲患类风湿病已近40年,她的左右腿髋关节近10年里分别置了“假体”,不能长时间站立;再之,母亲的风湿病已至中晚期,她的手脚严重变形,尤其是双手,一丁点儿力气都使不上,连筷子都要用特制的很轻很轻的小竹筷。母亲不得不告别厨房,父亲不得不接任“大厨”。

父母当年在单位里都是干部,在家乡陕西汉中光荣退休。他们膝下4个孩子,我排行老二,在北京工作;其他三姐弟都在汉中。父母二人单独居住,衣食住行自理自立。

这些年,因为父母经常来北京看我,我才有机会品尝到“白头翁”大厨的手艺。

父亲这个大厨,是母亲一手教出来的。父亲在革命队伍里工作了一辈子,手上从来没沾过厨房里的油烟,更不要说煎炒烹炸煮这些活计了。

到现在,“沾”上厨房近十年了,但父亲还只是个“大徒弟”,一直都是“大徒弟”。我管他叫大厨,是“以资鼓励”的美称。

每天一日三餐,都是“大师傅”母亲头天“耳提面命”下菜单,次日晨父亲按菜单去菜场采买。然后,坐轮椅的母亲一边帮着择菜,一边教“大徒弟”洗菜、切菜、配菜。再然后,母亲掐着时间,指点父亲上灶台操作。每道菜,每个工序,每匙调料,油、醋、料酒,啥时放、放多少,加水否、加多少,要不要扣上锅盖焖、要不要中途再添什么菜或作料……父亲都一步一步按母亲的教导办。之后,母亲再教父亲做主食,或面或米,或饼子或饺子,或馒头或稀粥,不一而足。每餐如此,每日如此,每周如此,每月如此,每年如此……

如此数年。

有几次,父亲以为自己出师了,就没听“大师傅”的话,想靠记忆逞逞能。结果,要么盐少了,要么油少了,要么醋少了,再要么饭糊或夹生了……这般那般总出状况。可以说,父亲这个“大徒弟”,是最笨拙却也最听话、最尊师的徒弟??论年岁,他是名副其实的“大-徒-弟”。

即便母亲偶尔身体不适,“大徒弟”也离不开“大师傅”的教与授??躺在卧室的母亲,凭耳朵听,也不忘大声喊:“老头子啊,该放料酒了,该放十三香了,就一小勺,千万不能多;该放豆瓣酱了,一大筷头的……”没有“大师傅”的口授心传,“白头翁”做出的饭菜一准“糊了”。

父亲这位“白头翁”大厨,一年四季做的菜,都是老家陕西汉中特色的。真正能叫出名的八大菜系、十大菜系里的,他一样也做不了。为了把家乡的地方小吃做得正宗,父母每次来北京,都要把事先自制好的辣椒面、花椒粉、泡菜引子、酸浆水菜引子、咸菜、红豆腐、豆豉、辣椒酱等,原汁原味全带来。靠了这些“底料”做出的菜,就能确保不失家乡本味儿。

每次,吃着母亲指导父亲做出的饭菜,豆腐、凉皮、浆水面,蒸花卷、烙油饼、烤锅盔,又或者红黄青白相间的鲜剁“当口”姜葱蒜椒小菜,浓香的豆角土豆焖排骨、清炖猪前肘、豆豉炒腊肉、尖椒炒咸菜,都能严重刺激我的味蕾,让我迅速找到“回家”的亲切感觉……

对于“白头翁”父亲下厨,我曾经心痛过、制止过。但是,某次听老龄委专家讲授老年人延年益寿的方式方法,说是“老年人最大的长寿秘诀,就是从事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,既活动筋骨又锻炼大脑,对老年人的身心有百利而无一害。”我把这个观点告诉了父母,并从此鼓励父亲下厨,但提醒他一定要量力行、适可止。一晃几年过去了,我感觉专家所言是确定有效的。因为,年逾九旬的父亲至今红光满面、精神矍铄、思维敏捷、行动灵巧。一些朋友见了我的父亲都会问我:“你爸六十几岁了?”这一问,让大厨“白头翁”更乐此不疲忙碌厨房间了。

能一直这样享用“白头翁”大厨做的饭菜,本身就是岁月赐予儿女天大的福分了。作为儿子,我对此珍惜有加。每一粒饭,每一挟菜,每一滴汤,我都吃得净盘净碗。我知道,我吃进去的,不单是饭菜,更是九旬父亲用心血和年轮天光,为儿女揉撒下的至高无上的爱。这种爱,是父母对儿女一生的福佑。

爸爸,我爱你。

“白头翁”大厨,我们爱你。

插图 王金辉